过去

    “哐——哐——哐”

    内卫的每一次挥砍,都会引得地面阵阵颤抖。

    渐渐的,固若金汤的血墙便再也支持不住了。

    “当——”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响,透红的屏障平面上陡然出现了一个细小的透明窟窿,以洞口为中心,数以百计的破碎线条延伸开来,宛若一张巨大的红色蜘蛛网,覆盖住了精细光滑的墙体。

    “叮叮叮叮——”

    最后的城墙骤然破开,漫天飞舞的红色碎渣若翩翩起舞的血色蝴蝶一样,铺洒向内卫的四面八方。

    在这片茫茫“花”海中,连利刃面罩上的红色眼睛也恰到好处地融入其中。

    他寻觅到了猎物的身影。

    手无寸铁的女孩儿跪倒在地,身后则是那可怜暗杀者的重伤躯体。

    内卫看不见萨卡兹脸上的表情,只觉得有一团黑影笼罩在这完美实验品的惨白脸面上。

    “咔,咔,咔……”

    执剑的刽子手跨步走来了,他踏碎了脚下的血墙残渣,在红色的海洋里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小小捷径。

    ……

    “死亡”站在了她的面前。

    但女孩甚至没有抬起头来,看看这位即将取走她性命的男人的嘴脸。

    “【沃勒泰尔】”利刃再度呼喊起女孩儿的代号,“为何反抗?”

    ……

    没有回答。

    “为何叛逃?”

    ……

    依旧没有回答。

    “嘶——呼——”

    耐心被女孩儿的沉默一点一滴的消耗殆尽,内卫叹息着举起了红剑,“你也和那些死在进化途中的残次品一样,但与众不同的是,呵,你学会了反抗,你是个英雄。”

    死亡降临了。

    “但是,【沃勒泰尔】,费奥多尔陛下,不需要英雄。”

    “哗——”

    利刃在空中划过一道鲜艳的弧线,内卫的这次挥砍足以将身前这血肉之躯铸成的女孩儿彻彻底底地一刀两断。

    然而,血肉横飞的场景并没有如约而至。

    “当——”

    “?竟坚硬如此?”

    内卫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一次孔武有力的斩击。

    他只能感觉得到,那向下砍去的利剑似乎碰在了又一层坚硬如铁的屏障之上,锋利的剑刃离萨卡兹的小小脑袋只有不到两厘米的距离,而就是这段微不足道的差距,似乎已经成了他永远无法跨过的一道命运天堑。

    “?”

    乌萨斯军人加大气力,却无法让手中的剑刃再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不错,你又在彻底启蒙的道路上前进了相当阔达的一步。”

    内卫话音刚落,那挡住他挥砍的不明物体便显出了原型。

    “咔咔咔咔咔——”

    是一双暗红色的美丽翅膀,犹如蝴蝶破茧而出的蝶翅一样,撕开了绘绘子背后的警服。

    透明的羽翼渐渐卸下了它透明的伪装,交相护卫住了主人的额头,在那平整晶莹的蝶翅之上,数条纤细修长的黑色纹路相互交绸,好似遍布人体全身的毛细血管,时不时闪耀着红黑交加的淡色光芒。

    “啪!”

    ... ...

324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