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汇小说网 > 重生成团宠姑奶奶 >55、撕心裂肺的疼痛



    下表示地感应紧张,傅明瑶按捺着紧张的心跳,免得太过异常,被黑衣人发觉。
    脚步声疾速地凑近,方向与傅明瑶的所在很相近。那轻盈的脚步声,在现在听来,好像是死神的召唤,傅明瑶心头越发紧张,不必锐意的屏住呼吸,这一刻,呼吸和心跳都几乎停下,暗自祷告他不要正好经由自己的存身所在,不要发觉到自己在旁边,否则,以她跟黑衣人的强弱比拟,必死无疑。
    十步,九步,八步……
    三步!
    傅明瑶暗自计较着,以黑衣人的步履,离自己仅有三步之遥,如果他不转变方向的,这便是黑衣人离自己很近的距离,躲过这一刻,反面他便会越走越远,也可以反面还会有别的黑衣人追过来,但至少这一劫,她算是躲过去了!向前走,不要转向,千谢不要向右转!傅明瑶暗自祷告着,心焦如焚。
    好像是听到了她的祷告声,黑衣人并未停顿,径自朝着山上疾奔而去。
    听着黑衣人的脚步声逐步阔别,傅明瑶终于放下了苦衷,纤纤玉手轻拍发急剧升沉的胸口,这才发觉刚刚那一刻,身上的盗汗几乎将里衣湿透。但无论如何,总算是——这个念头尚未转完,背后腰部倏地多了一双手,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傅明瑶再也站立不稳,一个蹒跚,朝着山下的方向跌倒下去。
    异变突生,傅明瑶下明白地便想惊呼出声。
    但很快她便明白过来,这时候绝对不可以发出声音,否则被黑衣人发觉,那便死定了!因而咬着唇,死死地禁止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乃至,当衣衫被灌木丛划破,伤到娇嫩的肌肤时,她也忍住没有喊痛;重重地跌倒在粗粝的泥沙上,手掌和膝盖处都好像磨破了,钻心的疼痛从伤处传来,火烧火燎的疼,满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似的。
    眼泪无声地从明眸中涌出,傅明瑶咬得红唇极疼,有温热的液体从牙齿处涌出,弯曲流落下来。
    但一如既往,她没有喊出一点声音。
    衣衫被灌木钩挂撕裂的声音,身子重重跌倒的声音,或是轰动了敏锐的黑衣人,飞速地朝着傅明瑶跌倒的地方赶来。
    衣袂拂风的声音传来,傅明瑶晓得这次生怕没有幸理,睁着眼睛,起劲地看着她以前站着的地方。那人可以推到她,想必离她所在的地方很近,并且从推到她后,便连续没有发出声音,显然还站在原地。会如此的做的人,不是傅明桦,便是傅真真,而以傅明桦的毒辣凶险,可能很大。
    既然你要我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你是谁?为什么推我?既然你居心如此毒辣,那同事们一起死!”傅明瑶高声的喊道,月光透过互相掩藏的林庞,破裂地投映在她的身上。傅明瑶伸脱手臂,指着自己多少的所在地,道,“那儿有一个人!”
    话音未落,正前方却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声“啊——”
    大伙都被这声音迷惑,下明白地仰面去看,连那名赶到半路的黑衣人也不例外。
    只见树影斑驳的林间,一道女人身影匆匆滑过,好像明白到自己的声音露出了所在的位置,匆匆朝着方向离开。与大伙缁衣佛帽的打扮差别,她穿戴的是名贵华美的丝绸衣裳,金线绣成的牡丹斑纹,在经由有月光的地方时,发出熠熠的光芒。赤金嵌玉石的头面折射出谢千光彩,周身的环佩叮当,跟着女人仓促的奔跑,发出洪亮的响声,不断地提醒着大伙女人的所在。
    同一时间,三个指标,黑衣人有些迟疑。
    黑暗中的那人还看不清楚,跌倒的女人好像穿戴佛帽缁衣,而前方的女人则衣着华贵……比拟较而言,上头的女人衣饰非凡,更加大约是他们这次的指标!只是转念,黑衣人便做粗决计,毫不迟疑地回身,朝着山顶女人逃跑的方向追去,放过了底下... ...

55、撕心裂肺的疼痛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