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洲听了时霖初他们的猜测后,眉头微蹙,沉吟了一会儿,犹豫着开了口,“我倒是觉得殿下你们不用如此担心,宁忧殿下未必没有自保能力。”
    “月明的功夫我是清楚的。”凤云开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难掩担忧,“她的功夫可以说是我们一手教出来的。”看向了时霖初,“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对上江湖人几乎没有半点胜算。”
    “不是说宁忧殿下的功夫。”渡洲说着看向了时霖初,看到对方恍然的神情,知道他也想到了,“即便是功夫高强的江湖人,想要靠近宁忧殿下也是极难的。”
    凤云开这么一听更是不明白了,只是转念倒是想到了其他地方,“鹤鸣这些人是父皇和母后精心挑选培养出来的,他们在月明的身边我倒是能放心,但是……”
    “不是。”时霖初在渡洲的提醒下已经想到了。
    不等时霖初将话说完,敲门声响了起来,“世子,鹤鸣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时霖初开了口,“看来呦呦有事找你了。”他可不认为鹤鸣是来找自己的。
    门打开,鹤鸣走了进来,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捧着两条玉玲珑,“太子殿下,这是殿下让属下送过来的。”再看向时霖初,“世子,殿下说您身上的玉玲珑也该换了。”
    渡洲起身拿过两条玉玲珑,双手捧着递到了凤云开和时霖初的面前。
    凤云开拿起那条白色的玉玲珑,从玲珑球中传出来淡淡的药香味,闻了连心中的焦灼都仿佛少了几分,“这是月明做的?”虽是疑问的语气,但是神情却很确定,这种编法除了皇后也就凤月明会了,“你身上的玉玲珑都是月明编的?”
    时霖初拿着自己的玉玲珑,看凤云开面色不善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鹤鸣你先回去吧,保护好你主子。”
    鹤鸣愣了愣,没想到自己得了这么一句叮嘱,不及细想,应了下来,“是。”
    “月明现在连这都要做了?”凤云开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心疼,若是一个两个倒可以说是心意,但是听鹤鸣的话,显然时霖初现在戴的也是凤月明编的。
    “这就是为何渡洲说月明有自保的能力。”时霖初晃了晃手里的玉玲珑,“没有闻到其中的药香吗?”
    “这药?”凤云开说着,看向了渡洲。
    “殿下可别看我。”渡洲摆了摆手,“我没有这本事,这药可防毒防蛊虫,您知道的,在毒术上只是略知皮毛。”
    “那这是……”凤云开不敢置信的看看两个人,“月明?”试探的说出了口。
    “是。”时霖初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次出来才知道的,月明的毒术,怕是不容小觑,所以渡洲才说她有自保的能力。”
    “她在哪里学了这些?”凤云开听了时霖初的话心反倒是更放不下了。
    “这就不知道了。”时霖初明白凤云开的担忧,“只是这事儿,她不说,也就只能回去后让皇后娘娘来问了。”
    凤云开点了点头,清楚时霖初说的有道理,轻叹了一口气,“月明的毒术到了什么程度?”看着渡洲的眼神带着紧张。
    渡洲看凤云开紧张的样子,心中有些好笑,“殿下倒是如同当年一般,依旧如此在意宁忧殿下。”笑着打趣了凤云开一句,“宁忧殿下的毒术我也不知到了何种程度,只是就她所用和所解的毒药来看,怕是比我药谷的长老……”犹豫了一瞬,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准的,“还要高明一些。”
    凤云开的脸色更难看了,药谷几位长老的情报宫中都有,而他也是极为了解的,那位善毒的长老在江湖人可是人人畏惧的,沉吟了半晌,“这事儿你们一定要瞒下来,若是京中的人知道了,怕是会起波澜。”
    时霖初和渡洲对视了一眼,两人听了凤云开的... ...

第241章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