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汇小说网 > 大道朝天 >第1章三年

    不知是谁叹息了一声。

    今年是青山的小年,在溪畔修行多时、准备承剑的弟子们没有太出色的天赋。

    青山弟子们提到的小师叔,便是井九。

    洗剑溪缓缓流淌,就像过去无数年里一样,变成了一条金鞭。

    崖间的山道与晚霞里的高台间,散落坐着前来观礼的宾客与青山诸峰的师长弟子。

    年轻弟子们站在溪畔,紧张地向崖间望去,不知道稍后自己能不能通过考核,被哪座峰里的师长看中。

    “我记得他十年前就参加过道战,年龄应该不小,为何看着还这般脸嫩,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很多年前,那位来自小山村的贵公子,从南松亭进入洗剑阁后,便成为了青山九峰间的名人。

    中州派前来观礼的宾客是位二代弟子,青山弟子们并不觉得这是不尊重,因为那人在修行界有很有名气。

    很多视线落在那位中州派弟子的身上,有些隐隐敌意,更多的却是好奇。

    宋·辛弃疾

    某年承剑大会,井九终于在这条溪畔展现出极其罕见的剑道天赋,又在某年的青山试剑里,因为某个原因站了出来,连续击败数名两忘峰弟子,最后甚至折断了青山首徒过南山的剑。

    雾渐渐散了。

    夕阳照亮群山。

    青山弟子们想到此事,更是伤感难过,很是想念那位最小的师叔。

    因为他与两忘峰之间的那些故事,因为他与那两位天生道种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的懒散,更因为他的那张脸。

    望飞来半空鸥鹭,须臾动地鼙鼓。截江组练驱山去,鏖战未收貔虎。朝又暮。诮惯得、吴儿不怕蛟龙怒。风波平步。看红旆惊飞,跳鱼直上,蹙踏浪花舞。

    朝天大陆的修行者们每每想到此事,便觉遗憾。

    ……

    一种名为感伤与遗憾的情绪笼罩了人群。

    凭谁问,万里长鲸吞吐,人间儿戏千弩。滔天力倦知何事,白马素车东去。堪恨处,人道是、属镂怨愤终千古。功名自误。谩教得陶朱,五湖西子,一舸弄烟雨。

    雪国巨变的前夜,他站出来挽救了很多修行同道的生命,包括洛淮南,自己却消失在了那片寒雾里。

    漫漫修道路,除了天赋与勤奋,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命数啊。

    最后便是那个全朝天大陆都知道的故事。

    井九不与同门打... ...

    相比之下,反而是各宗派前来观礼的宾客更引人注目。

    “琴棋书画乃是小道,何必关心,再说他输给了小师叔,还说什么冠绝古今?”

    崖间变得安静起来。

    九峰师长认为他是绝世的剑道天才,希望他能代表青山给修行界一个惊喜。他没有辜负这种期待,在前次梅会里先是战胜童颜拿到棋战第一,接着战胜强大的洛淮南与桐庐拿到了道战第一,真可谓是锋芒毕露,大放光彩。

    “都说他以棋入道,天赋卓异,棋道水平冠绝古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以往那样,果成寺、悬铃宗、大泽都派来了代表,风刀教也连续第三次派出了使者。令人吃惊的是,中州派居然也来了人,这是数百年来的第一次,要知道当年就连景阳真人飞升的时候,云梦山都保持着沉默。

    摸鱼儿·观潮上叶丞相

    “这就是所谓的人如其名?”

第1章三年 (第1/4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